要是這些日志被朋友……感覺會很羞辱。

可是又不爭氣的想要被他們看見。

想要他們發現到我。

我是意識到的。

近些年來自己的語言愈來愈生硬,麻木。再也表達不出什麼。毫無感染力。

這跟我本人的狀態和思想息息相關。


明天又要出去面對自己和社會了。

懷抱著恐懼和自卑。

在心中和夢中無數次,希望自己能再勇敢一點點。

啊。恐懼又來了

做了一個夢。

自己是一名雙腳殘疾的女生,生在戰爭的年代,痛苦地掙扎。

現在想起來,嚴格來說並不算是輕生的念頭吧。。

只是在想我要是能快點死就好了。

我家人也是,快點死就好了。

之所以每次強逼自己去做這去做那都是被家人氣的。

當我意識到自己的軟弱,就會想強迫自己去做好。

強行鼓勵自己一定要繼續嘗試。

事實上我很討厭這性子。

強行樂觀,有什麼用。

就像我媽叫我認清現實一樣——可我真的不想低頭。

太失望了,太侮辱了。

真的會對社會,對其他人感到失望甚至絕望。

——當我每次意識到這裡是多麼黑暗和惡心。

厭煩。

可悲的是,我的溫柔沒有鋒芒。

是我太軟弱無力。

所以沒辦法離開這裡。

非常非常非常喜歡一個人是怎麼樣的感受呢。

從來沒試過瘋狂迷戀一個人的地步,從懂事到現在。


題外話,

現在整個人變成無欲無求的狀態。

幾乎是每天都會在心裡抱怨我的家庭。

見到朋友的時候還是會很高興,很快樂的。

但一回到家裡就把所有名為快樂的感情通通收起。

上班,下班,賺錢。我沒有時間,家人也沒有時間。

無形的壓力催促著我,晚上會一個人躲在被子裡悄悄哭泣。

這些年來早已學會無聲地流淚。

每當陷入沮喪,我都會嘗試跟自己溝通,希望能夠更加了解自己,但收效甚微。

從中學起我就開始,厭惡我的家人。

兄弟更是如此。

無傷大雅的玩樂尚且可接受範圍之內,其他時候一句話都不想說。...

如果我可以笑著活下去的話
我必定會第一時間讓你知曉

那就請你一邊堅持工作,一邊努力尋找快樂吧。
以自己的方式去走。
可能會很辛苦。
可能會很孤獨。
但可以滿足自己。
加油。

真的很討厭現在的自己
什麼都做不好

一直以來都在找尋可以使我快樂的工作。
或許是我錯了。
辦公室,真的很輕鬆,卻又非常沉悶。
可是這份安穩是我想要的麼,日復一日的空虛使我再次陷入迷茫。
侍應,廚房,我討厭機械式工作。
身心疲累,回家提不起勁做自己的事。
社區服務,照顧小孩,結果是重新認識到自己有多麼抗拒小孩。
一直以來都想要一份適合我的工作,
或許是我錯了。
工作使我痛苦,我想從工作中發掘快樂。

記得有次我問他為什麼不交個女朋友。那時我很看不過他整天宅在家裡對著電腦每天吃泡面。

即使體質不好也不用連出一下門都抗拒。

鍵盤噠噠噠的聲音停住。

〝我什麼都沒有,有什麼資格交女朋友。〞

我聞言,不由得從雜誌上抬起頭。

看到他悠然自得的神色,我心裡一突,反應過來,他小子是在嘲自己沒有魔法呢。

我明白他的狀況,要錢沒錢,要房沒房,要車沒車,要身子沒身子,要魔法沒魔法,甚至連興趣都沉悶過人。

〝沒關係,你還有臉呢。〞

他沒好氣地投來一瞥,鍵盤的噠噠聲重新響起。

哎,真是個有承擔的男人啊,我偷偷樂了。

我知道,他不甘心於平凡。

他渴望魔法。

可他怎麼不想想,他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卻為什麼能誕下他這個擁有魔力的孩子。

這是我某天不小心在家長會後,空無一人的課室,從他的父母口中偷聽的。

愚昧,自私,勢利的大人。

我壞心眼地用力拉開教門,他們驚慌失措的表情我到現在仍然記得清清楚楚。

太好玩兒了,那種掌握著別人把柄的快感。

…離題了。

我的青梅竹馬,從初識到現在已經有十五年,依舊活得迷迷糊糊。

他上班前都不記得先整整自己頭上的呆毛。

認識得愈久,我更加感激他只有0.25%的魔力機率。

這樣難得單純心性的人,世界上要是有永遠,那該多好。

什麼叫做現實世界中沒有結果,故事世界就會有happy ending?

太天真了。

無論有幾多個世界都不會有happy ending的好嗎。

我心裡腹誹。

先不談這些,其實我今天來找他,是有別的事情的。

我拍拍他頭上的呆毛,說:〝還有半年就畢業了,有打算麼。〞

〝沒有。〞

……答得倒是理直氣壯。

〝想找什麼工作?〞

〝不知道。〞

他瞇起眼睛。〝要是能…一直寫下去就好了。〞

沒等我發話,他轉過身來盯住我:〝你是要進魔法事務所的吧。〞

我點點頭。

魔法事務所是國家政府訓練機構,只要是擁有1%魔力機率並且年滿20歲的國民都必須進去接受戰鬥訓練。

…他就免了,因為醫生說他魔力...

透明,想寫就寫。